小白之死

YK 以前用的是台苹果的iBook,俗称小白。用了三年以后,机器渐渐不大正常,经我一再修复之后,最终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彻底死机了。经抢救无效后,我正式的宣布了它的死亡。

随后,我将电脑大卸八块,将零件列在了客齐集(国内叫百姓网)和Craig’s List上叫卖。一开始就有人花50元买走了光驱,又有人用50元买了电池,接着是键盘和无线网卡。在几个月后,最终在六月底,有人用100加元买走了我的显示器。到目前为止,总计这台电脑一共卖了300加元。剩下的这一陀,估计是卖不出去了。

小白残骸

再议双簧事件

前两天说了主观与客观的问题,我后来想,这大概就是双簧事件至今纠缠不清的原因。

我们大多数人都很难逃脱感情的控制。因此有了那句“你一点也不丑陋,丑陋的是他们!”,并被无数人感动。在我看来,这句话实在虚伪之极,因为就目前我们看到的照片来说,毫无疑问的林妙可比杨沛宜更上镜。

林妙可和杨沛宜

就我个人而言,既不能接受假唱,也不能接受双簧。我最多可以做出理解,尤其是背负着民族和国家的百年梦想,尤其是当有30亿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之所以对这件事唠叨了这么多,就是因为我无法同意一个根据表象做出的简单判断——“因为杨沛宜长的不够好看,所以决定仅让其幕后献声,杨沛宜是受害者。”

整个开幕式双簧事件,其实我们所知的事实很有限:

  1. 奥运开幕式总导演为张艺谋,音乐总监为陈其钢。
  2. 奥运开幕式中的《歌唱祖国》童声独唱表演者为林妙可。
  3. 开幕式第三天,陈其钢表示童声独唱实为双簧,歌声来自杨沛宜。
  4. 根据开幕式门票上的描述,该歌曲演唱林妙可为A角,杨沛宜为B角。
  5. 林妙可之前拥有多次演艺经验。
  6. 杨沛宜一家表示对双簧没有任何不满。
  7. 目前为止,没有第二个人证实陈其钢所言。

同时,还有很多事实我们并不知道:

  • 哪些人在哪天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双簧表演的决定?
  • 林妙可究竟唱的怎么样?如果林妙可唱的不好,为什么会入选A角?
  • 杨沛宜到底长的如何?(我们目前只有一张粗糙的照片)如果长的不够好,为什么会入选B角?
  • 林妙可是如何被选中的?
  • 杨沛宜是如何被选中的?
  •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双簧表演?
  • 陈其钢透露双簧内幕是否违反任何协议(比如保密协议)?如果有,是否得到惩罚?
  • 陈其钢出于什么原因向媒体透露该双簧内幕?
  • 林妙及家人可对此事的态度。
  • ……

在我看来,整个事件实在太奇怪,太多的内幕没有被透露。我不愿意随意低估导演团乃至领导们的智商,为“国家利益”而做决定双簧。我也不愿意低估的陈其钢的智商,因为“正义感”而透露内情。正如懒猫所说:“其真相如何并不是我等小民坐井观天思考思考就可以思考的出的。”

网友Qurun的留言说的好:“但凡她唱的还说的过去,不会对口型都不放她的声音吧?又不是唱现场。”——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更不相信是因为林妙可唱的不够好而要杨沛宜幕后演出。因为,九岁的林妙可小朋友唱的就是再差,难道提前录音都录不出一个好版本吗?如果不是因为林妙可唱的不好,那么陈其钢的“国家利益”一说显然靠不住脚。

在所有这些内情被揭发之前之前,我更相信商业利益使然。当然,这对许多人来说也无所谓,他们只想知道:“那是一个邪恶的国家,有一个邪恶的政府,住着一帮没有道德的人。我批判了他们,因此我是高尚的。”

电梯二事

(一)手扶电梯靠右站

在北京的地铁,上手扶电梯的地方一般都有提示,请靠右站立。电梯的每一节台阶上还在中间划了条黄线,以帮助大家认识中间线的存在。可是,至少在06年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把这条规则当回事。唯独有一个地铁站除外——国贸地铁站。每天早上,都会看到上班族匆匆忙忙的从手扶电梯的左边网上快步走上去,留下右边人默默站立。如果你是新来乍到,站在左边而止步不前,总会有人在后便礼貌的说声:“对不起,请让一下。”最有趣的是,这条规则仅在早上有效。一旦过了十点,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在左边,后面的人一般也会耐心等待。

每当有人跟我抱怨中国人如何如何没礼貌,乘电梯如何如何混乱的时候,我都会跟他讲这件事。也许并不是大家不懂礼仪,而是生性散漫的北方人觉得没必要。再者,与其抱怨国人素质差,还不如礼貌的请前面的人让一让,相信大家都会让的。

(二)按住电梯,于人同乘。

大厦的升降电梯,你已经站在电梯里,这时看到外面有人走来要赶电梯,你会怎么做?有人认为,按住开门钮,等人一起乘梯是种礼仪;也有些人不管那么多,我该关门还是关门,反正很快会有下一班电梯。我并不觉得其中一种做法会显得更高尚一些,同样我也不觉得另一种做法就是卑鄙的——乘电梯而已。

我是个慢性子,所以通常不介意等一下,反正我也不急那一两分钟。记得04年我刚去某大厦上班的时候,该大厦的人群似乎并不习惯等人。最让人委屈的是,我按住开门钮等人,却往往被人误以为我在死命按关门钮,气喘吁吁的进了电梯后还瞪我一眼。于是我开始做一个实验性行为,每次在走进电梯时,只要看到有人放在控制按钮处,就跟人说声谢谢——甭管他按的是什么钮。两个星期以后,这座有几千人办公的大厦忽然变了,多数情况下都有人按开门钮等人,被等的人进了电梯也会说声谢谢。

其实,每个人都喜欢那种施与恩惠后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尤其在被人感恩后。

主观 V.S. 客观

在满地可,迈克说: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它并不是主观的

从前一阵子的开幕式辩论,到后来的英国8分钟大辩论,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对事物的看法都是主观的?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学会分辨哪些是客观事实,哪些是主观的见解?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是个维基百科粉的原因了。

彭浩翔在博客上说:“答应了内地杂志《看电影》,由十月份开始替他们写专栏,我会较为抗拒写有关电影评论方面的文章,因为目前身为导演,要是去评论别人的电影,立场上就变得有点抵触,因此还是写一些由电影引发的奇想和杂谈吧。”

身为一个电影导演,或者说是艺术工作者,能够清醒的了解自己的观点是主观的,十分佩服。

角度问题

对一个事件从两个角度观察,一篇报道可以有两种写法。对媒体来说,最好的角度莫过于把杨沛宜描述成为一个社会不公平的受害者,只因长的不够好看,空有一副美丽的歌喉却无法现身奥运大舞台。这正好吻合了普罗大众怀才不遇、天忌英才的心理:他没我能力强,却可以当我老板;他没我努力拼搏,却能发大财——几乎没有人会觉得社会对自己很公平。

虽然杨沛宜的家人表示能够在开幕式上有自己的声音已经很开心的话,可是没有人会相信。因为大家都希望杨沛宜小朋友是一个社会不公平的受害者,同时自己可以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并使自己的同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成人的好恶感就这样强加到了小朋友身上。即使杨沛宜说:“我对此没有一点不开心!”,大家也一定会说:“这善良的孩子!”其实没有人在乎林妙可和杨沛宜的真正感受。

我是相信杨沛宜没有不开心的。按常理,作为替补的B角,除非林妙可出了特殊状况,杨沛宜本是根本没有机会上场的,包括声音。现在来看,杨沛宜显然获得了作为B角的最大利益,自己的声音被30亿观众欣赏赞美,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名字在开幕式第四天就被音乐总监爆了出来。还有什么值得不开心的吗?

在我看来,林妙可才是此事真正的受害者。大家从其简历上看出,9岁的林妙已经多次参与演出,并有多次拍摄电视剧和广告的经历。试想,能够被选为在奥运开幕式上的独唱A角,林妙可可能唱歌很难听吗?歌喉不差,却被迫双簧,并在成为明星后的第二天就被爆料假唱,照片贴遍全世界,被人形容没有童真的虚假的笑容。究竟是谁被伤害了?

很可惜,大多数人不愿意如此理解,媒体也不会这么写,因为这样的故事不感人。

音乐总监陈其钢在开幕式第三天就像媒体透露这件事是很可疑的。他是为了正义感而替杨沛宜鸣不平,还是与杨沛宜(或其父母)有商业利益?难道他不知道样做会造成什么影响,伤害林妙可,抹黑开幕式吗?

对西方媒体来说,奥运开幕式上的双簧事件毫无疑问的成为“Chinese Fake Everything”的又一极佳佐证。同时,经过媒体的渲染,中国人的“邪恶”面孔又得到了更加清晰的描绘。我甚至可以想像洋人的那幅冷笑的面孔:“ 瞧,中国人对什么都作假。连奥运会的开幕式也不放过,连小朋友也不放过。”

有趣的是,很快西方媒体就不再炒作这件事了。因为大家很快发现不仅帕瓦罗蒂在都灵冬奥会上是假唱,就连著名的悉尼管弦乐团在悉尼奥运开幕式上的表演是也是由墨尔本管弦乐团的录音带配合演出的

最后,两个星期前的问卷有幸得到了528份答案,现在公布一下问卷调查结果。

  1. 你认为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双簧事件:
    • 44% 不对,但是也可以接受。
    • 46% 不对也不可接受。
    • 10% 演出需要,无可厚非。(如选此项,请略过以下问题,直接提交问卷。)
  2. 如果可以重来,你希望奥运会开幕式中的童声歌唱由:
    • 1% 杨沛宜表演,林妙可演唱。
    • 69% 杨沛宜亲自表演并演唱。
    • 6% 林妙可表演,杨沛宜演唱。
    • 24% 林妙可亲自表演并演唱。
  3. 你认为陈其钢是否应该向媒体透露双簧事件:
    • 40 % 应该,并以第一时间透露。
    • 4% 应该,但是不应该马上透露。
    • 6% 应该,但是应该等奥运结束后再透露。
    • 6% 应该,但是应该在事情过去很多年后透露。
    • 27% 应该,但是应该在开幕式前就透露。
    • 16% 永远不应该透露。
  4. 你认为谁应该为双簧事件负责(多选):
    • 28% 奥运组委会。
    • 28% 奥运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
    • 24.64% 奥运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
    • 7% 媒体。
    • 6% 杨沛宜的父母。
    • 7% 林妙可的父母。
  5. 你认为谁最应该为双簧事件负责
    • 50% 奥运组委会
    • 27% 奥运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
    • 15% 奥运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
    • 6% 媒体
    • 2% 杨沛宜的父母
    • 1% 林妙可的父母
  6. 帕瓦罗蒂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的演唱为提前录制,对口型演唱。你认为:
    • 32% 属于假唱,不可接受。
    • 68% 无所谓。

贴面亲嘴礼

向来很反感洋人的贴面亲吻礼。君子之交,作揖握手,表达互相尊重即可,何必非得拥抱,贴面,再假惺惺的咂个嘴——幸好不亲嘴?要是对方长的好看也就罢了,要是对方一脸包呢?

好在一般洋人都知道亚洲人不惯这个礼节,大多都知趣的握握手即可。唯独有一次,公司活动,同事们都带了太太来。曲终人散的时候,站在馆子门口,和大家纷纷握手寒暄告别。轮到某位同事夫人的时候,还没等我开口,她就一把把我搂了过去……

这两天看奥运,看到美裔俄罗斯俄裔美国运动员柳金,她居然和父亲嘴对嘴,还深情的闭上眼睛!被震撼的不仅仅是身在现场的江钰源,不仅仅是中国观众,还有欧美观众——大家纷纷都在讨论,这父女俩什么关系,柳金的母亲在不在,该不是俄罗斯人独有的民族习惯吧?

经过几天的心理斗争,终于忍不住去问了问俄罗斯同事。得到答案后,心理扎扎实实的松了口气。看来,这仅仅是柳金的家庭习惯……只希望不要给江钰源同学留下心理阴影。

柳金与父亲接吻

根据水印所示,以上图片版权归搜狐公司所有。 如有异议,请来信告知。

帕瓦罗蒂于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的假唱

2006年, 帕瓦罗蒂于意大利都灵奥运会上演唱了《公主彻夜未眠》。2008年,帕瓦罗蒂的朋友意大利钢琴家、指挥家利昂·马吉拉在其回忆录《聚焦帕瓦罗蒂》中首次披露,出于健康原因,该次演唱实为提前录制,可以说是“假唱”。

(参见人民网的报道:http://opinion.people.com.cn/GB/7099842.html

LeAnn Rimes在2002年美国盐湖城奥运会上的假唱

黎安·莱姆丝为美国著名乡村歌手。2002年在美国盐湖城举行的冬奥会上,黎安·莱姆丝被挑选演唱歌曲Light the Fire Within。事后,被观众发现演唱为假唱,因为歌曲的演唱与CD上的音轨完全一致。尽管如此,对于该事件却鲜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