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itry: 民主

Charlie: 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那么新疆西藏也就可以像魁北克那样就是否独立进行全民公决。

Dmitry: Come on, the US is a “democratic country” and the Southern States didn’t have a chance, either.

All that talk about “democracy” is Bullshit, I think. The only reason there are more “freedoms” in the US than elsewhere is because nobody wants to use those freedoms for anything political. The government allows people to have those little gay freedoms and let them think they are in control of the country.

翻译:

Come on, 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但是南方诸州也没能在南北战争中独立。

我觉得,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都是扯淡。美国看上去比其它国家更加“自由”一点,仅仅因为没人真的会把这些自由用于政治问题上。政府给予人民一点点小自由,人们就觉得是他们在控制这个国家。

伊朗佬

伊朗佬,是我的同事。管他叫伊朗佬,没有任何种族、国家上的歧视,只是为了称呼方便,一个在这里用的外号而已。

开始一直以为伊朗佬是穆斯林,考虑到目前阿拉伯的局势,心中不免有几分同情。一个阿拉伯人,不远万里的来到了自由的美利坚,哦,不对,是加拿大 ,却因为部分伊斯兰极端主义者遭受众人怀疑的眼光。尤其是加拿大抓住17人恐怖嫌疑份子的时候,我生怕伊朗佬某天身遭不测。直到某天我和伊朗佬俩人加班,听伊朗佬破口大骂穆斯林,我在张大了嘴之余了解到原来他并不是穆斯林,而是信奉琐罗亚斯德教 (也就是倚天屠龙记里提到的拜火教)的正宗波斯人。准确的说,他们才是当年波斯帝国的原住民,只可惜,早在公元650年就被阿拉伯人灭了国,以致今天信奉琐罗亚斯德教的人在伊朗反而成了少数民族,加上印度的一支,全世界人口不到10万(待考,反正不多,具体是多少不记得了)。听伊朗佬讲,自从1979年伊朗革命,在霍梅尼领导下,伊朗成为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后,像他这些非伊斯兰教徒则处于弱势群体,处处备受欺凌,再加上8年的两伊战争,生活更是雪上加爽。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花了整整15年时间才终于携儿带女的来到了加拿大,已经快50岁了。知道这些后,让我对他又多了几分同情与理解。

伊朗佬热衷政治,并且是个是个坚定的反伊斯兰派,深信伊斯兰教是个邪恶的宗教,穆斯林统统都该死。他支持美国针对阿拉伯世界的任何打压性的政策,反对或憎恨任何支持伊朗伊斯兰政权的国家。他关心国际政治,然而,就像我们并不了解伊朗一样,他也同样的不了解中国,他对中国所知道的一切皆来自于阅读BBC波斯语网站。也正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关于中国的发言让我无语。

一、外汇券

中午吃饭,同时聊到朝核问题。伊朗佬一听到朝鲜俩字,立马挺身而出:“朝鲜和中国这些国家坏地很,他们有两种货币,一种贵,一种便宜,贵的专门让外国人兑换,让外国人花,这样好赚外汇。此时,我就冷静的坐在他对面…”

二、中国是坏国家

伊朗佬愤怒的跟我讲伊朗的伊斯兰政府有多坏多坏多坏,骂到兴起:
“那些支持伊朗政府的国家也都坏地很~~~”
“谁都支持伊朗啊?”
“比如,俄罗斯,中国…”

三、字母表

公司在准备发布东亚几国语言的网站,作为唯一一个熟悉东亚文字的人,我多次跟他讲中文字多达九万个,常用也有几千。每次伊朗佬都瞪大眼睛,张大嘴说:“那么多啊!”
就在前天,他发了封Email给我:“你能不能把中文的字母表(Alphabetic List)发给我?”

四、中国难民

某华裔同事刚去东京香港旅游回来,在茶水间碰到,伊朗佬亲切的问:
“坐飞机去东京和香港要多少小时?”
“恩…X个小时到芝加哥 ,13个小时到东京,然后5个小时到香港。”
我插嘴:“没想到东京要那么长时间,从温哥华到北京只要9个小时,而北京到东京是两个半小时。”
伊朗佬:“恩,是的,有很多中国来的非法移民到加拿大来,他们是坐船来的。”

待续…

妇女节轶事二则

3月6日 北京 办公室中
正跟女同事谈论工作时,只见4大包塑料包装物体甩落其桌面。定睛一看,竟是四大包护舒宝!女同事顿时脸涨的通红。

卫生巾这东西个人有个人的喜好,且有长短薄厚之分,如果人家不合用呢?

3月8日 浙江某市
堂嫂所在单位组织妇女同志妇女节出游,游览项目:河姆渡遗址——7000年前的母系氏族公社。

无语……

一物两用

饭点,饥饿难当,电话订饭。
查里:喂,你们那儿有焗饭吗?
餐厅:有。有西班牙海鲜焗饭,菠萝焗饭,海鲜焗饭…
查里:我要一个菠萝焗饭
餐厅:好,一个菠萝焗饭,会员价共26元。
查里:对。我的地址是…快点送过来。
餐厅:您需要沙拉吗?
查里:不要。
餐厅:来个水果沙拉吧,饭后吃个水果杀拉很健康的。
查里:水果杀拉里有什么水果?
餐厅:香蕉,菠萝……

我终于还是没能够挺过去,观《爷爷您回来了》笔录

安替说:

我打开《爷爷您回来了》的第二秒,就被“爷爷”两个字弄得浑身颤抖。如果不是怀着一颗把玩和研究的心,几乎没人能撑到最后。

我这人不大爱看电视,尤其是新闻节目。大多时候都是屈从于老婆大人的喜好,看看娱乐类节目或一两个还能看下去的电视剧,慢慢的尽也习惯了。就是这样,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于好奇与不服气,硬是不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人“如果不是怀着一颗把玩和研究的心,几乎没人能撑到最后。

就是这样,AS准确AS安替所描述的:就在第二秒,我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第8秒,我把嘴里的早餐尽数吐了出来;30秒,我开始深呼吸加喘气;48秒,我开始拿脑袋撞桌子(墙离我有点远)。在1分40秒上下,我实在是没有撑下去,把窗口关了。我服了,安替说的没错:“没有人能撑到最后。

以上完全属于真实记录,如果你不服,不妨试试(把声音关掉或者小到听不见的不算)。链接:
http://mms.blog.xuite.net/56/0c/12067215/blog_13366/dv/177408/177408.w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