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北京CBD火车站设想

原文发表于地铁族:
http://www.ditiezu.com/thread-604534-1-1.html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在北京CBD的核心地带,隐藏着一条不为人所知的火车线路:原国华电厂运煤专线。自从位于四惠桥边的国华电厂停运以来,这条线路基本属于废弃状态。

黄色线路:运煤专线
红色线路:双沙线

除了运煤,这条线路其实还有一条重要作用:每次大阅兵的装甲车车其实都是从这里运入北京城的。

【阅兵专列经过东四环桥下】

目前,电厂停运,巨大的电厂地块没有被利用,运煤专线也出于完全无运营状态。原来据说电厂要改建高楼,现在也已经停工。而双沙线,目前也属于基本停滞状态,没有任何客车从这里经过。

是否可以通过这条线路建立一座CBD火车站,就像纽约的中央车站一样,让远郊的人群直达CBD。这条线路在短暂的穿过住宅区后,基本与双沙线并线,最后并入双沙线。这条线路还直接连接了京沈高铁星火站。如果在原堆煤场改建火车站,那么这个火车站:

  • 距离CBD核心区步行10分钟
  • 距离华贸中心步行5分钟
  • 距离国贸步行20分钟
  • 与星火站同站换乘
  • 与建外SOHO一站地铁
  • 大幅缩短CBD与昌平、回龙观、天通苑、西二旗之间的通行时间,为10号线减压。

我甚至猜测,当时京沈高铁没有直接并入北京站,以及CBD地铁线,以及北京东站设置地铁站,是不是就是这么考虑的?

消防逃生梯

庄哈佛 x 黄耶鲁提到北美楼宇外悬挂的消防逃生梯。照片很漂亮,只可惜这种梯子是在高层消防车和高层压力水泵发明之前的设计,而且已经被证明是个失败的设计。因为真正在着火的时候,梯子可能烫的根本没法走,而且悬挂在楼宇外边的梯子的检修成本比较高,等到真的要用的时候往往是坏的。 Stanley J. Forman 1976年赢得普利册奖的照片就是在一场火灾中两个人从已经损坏的楼梯上摔下。

我国需要的不是多么人性化的设计,而是根植在老百姓心中的防火意识。11.9那天的防火日节目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大多数的大火灾都是可以在开始的3分钟内扑灭的,只是国人往往就在这宝贵的三分钟站在那里看热闹。而也就是这三分钟,连逃生的时间都没了。不信,大家都问问自己,曾经为火灾做过任何准备吗?办公室有做过防火演习吗?家里或办公室备有灭火器吗?当然,我们又可以说我们的消防意识薄弱完全是政府的错⋯⋯那我今天便秘拉不出屎也是政府的错。

豆瓣死机了

更新:看来是公司的网络的问题,家里的电脑没问题。冤枉豆瓣了。

一整天了,豆瓣都显示403 Forbidden。当然,这是北美东部时间的一整天,北京时间的9月5日凌晨。

豆瓣 403 Forbidden

角度问题

对一个事件从两个角度观察,一篇报道可以有两种写法。对媒体来说,最好的角度莫过于把杨沛宜描述成为一个社会不公平的受害者,只因长的不够好看,空有一副美丽的歌喉却无法现身奥运大舞台。这正好吻合了普罗大众怀才不遇、天忌英才的心理:他没我能力强,却可以当我老板;他没我努力拼搏,却能发大财——几乎没有人会觉得社会对自己很公平。

虽然杨沛宜的家人表示能够在开幕式上有自己的声音已经很开心的话,可是没有人会相信。因为大家都希望杨沛宜小朋友是一个社会不公平的受害者,同时自己可以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并使自己的同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成人的好恶感就这样强加到了小朋友身上。即使杨沛宜说:“我对此没有一点不开心!”,大家也一定会说:“这善良的孩子!”其实没有人在乎林妙可和杨沛宜的真正感受。

我是相信杨沛宜没有不开心的。按常理,作为替补的B角,除非林妙可出了特殊状况,杨沛宜本是根本没有机会上场的,包括声音。现在来看,杨沛宜显然获得了作为B角的最大利益,自己的声音被30亿观众欣赏赞美,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名字在开幕式第四天就被音乐总监爆了出来。还有什么值得不开心的吗?

在我看来,林妙可才是此事真正的受害者。大家从其简历上看出,9岁的林妙已经多次参与演出,并有多次拍摄电视剧和广告的经历。试想,能够被选为在奥运开幕式上的独唱A角,林妙可可能唱歌很难听吗?歌喉不差,却被迫双簧,并在成为明星后的第二天就被爆料假唱,照片贴遍全世界,被人形容没有童真的虚假的笑容。究竟是谁被伤害了?

很可惜,大多数人不愿意如此理解,媒体也不会这么写,因为这样的故事不感人。

音乐总监陈其钢在开幕式第三天就像媒体透露这件事是很可疑的。他是为了正义感而替杨沛宜鸣不平,还是与杨沛宜(或其父母)有商业利益?难道他不知道样做会造成什么影响,伤害林妙可,抹黑开幕式吗?

对西方媒体来说,奥运开幕式上的双簧事件毫无疑问的成为“Chinese Fake Everything”的又一极佳佐证。同时,经过媒体的渲染,中国人的“邪恶”面孔又得到了更加清晰的描绘。我甚至可以想像洋人的那幅冷笑的面孔:“ 瞧,中国人对什么都作假。连奥运会的开幕式也不放过,连小朋友也不放过。”

有趣的是,很快西方媒体就不再炒作这件事了。因为大家很快发现不仅帕瓦罗蒂在都灵冬奥会上是假唱,就连著名的悉尼管弦乐团在悉尼奥运开幕式上的表演是也是由墨尔本管弦乐团的录音带配合演出的

最后,两个星期前的问卷有幸得到了528份答案,现在公布一下问卷调查结果。

  1. 你认为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双簧事件:
    • 44% 不对,但是也可以接受。
    • 46% 不对也不可接受。
    • 10% 演出需要,无可厚非。(如选此项,请略过以下问题,直接提交问卷。)
  2. 如果可以重来,你希望奥运会开幕式中的童声歌唱由:
    • 1% 杨沛宜表演,林妙可演唱。
    • 69% 杨沛宜亲自表演并演唱。
    • 6% 林妙可表演,杨沛宜演唱。
    • 24% 林妙可亲自表演并演唱。
  3. 你认为陈其钢是否应该向媒体透露双簧事件:
    • 40 % 应该,并以第一时间透露。
    • 4% 应该,但是不应该马上透露。
    • 6% 应该,但是应该等奥运结束后再透露。
    • 6% 应该,但是应该在事情过去很多年后透露。
    • 27% 应该,但是应该在开幕式前就透露。
    • 16% 永远不应该透露。
  4. 你认为谁应该为双簧事件负责(多选):
    • 28% 奥运组委会。
    • 28% 奥运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
    • 24.64% 奥运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
    • 7% 媒体。
    • 6% 杨沛宜的父母。
    • 7% 林妙可的父母。
  5. 你认为谁最应该为双簧事件负责
    • 50% 奥运组委会
    • 27% 奥运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
    • 15% 奥运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
    • 6% 媒体
    • 2% 杨沛宜的父母
    • 1% 林妙可的父母
  6. 帕瓦罗蒂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的演唱为提前录制,对口型演唱。你认为:
    • 32% 属于假唱,不可接受。
    • 68% 无所谓。

贴面亲嘴礼

向来很反感洋人的贴面亲吻礼。君子之交,作揖握手,表达互相尊重即可,何必非得拥抱,贴面,再假惺惺的咂个嘴——幸好不亲嘴?要是对方长的好看也就罢了,要是对方一脸包呢?

好在一般洋人都知道亚洲人不惯这个礼节,大多都知趣的握握手即可。唯独有一次,公司活动,同事们都带了太太来。曲终人散的时候,站在馆子门口,和大家纷纷握手寒暄告别。轮到某位同事夫人的时候,还没等我开口,她就一把把我搂了过去……

这两天看奥运,看到美裔俄罗斯俄裔美国运动员柳金,她居然和父亲嘴对嘴,还深情的闭上眼睛!被震撼的不仅仅是身在现场的江钰源,不仅仅是中国观众,还有欧美观众——大家纷纷都在讨论,这父女俩什么关系,柳金的母亲在不在,该不是俄罗斯人独有的民族习惯吧?

经过几天的心理斗争,终于忍不住去问了问俄罗斯同事。得到答案后,心理扎扎实实的松了口气。看来,这仅仅是柳金的家庭习惯……只希望不要给江钰源同学留下心理阴影。

柳金与父亲接吻

根据水印所示,以上图片版权归搜狐公司所有。 如有异议,请来信告知。

帕瓦罗蒂于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的假唱

2006年, 帕瓦罗蒂于意大利都灵奥运会上演唱了《公主彻夜未眠》。2008年,帕瓦罗蒂的朋友意大利钢琴家、指挥家利昂·马吉拉在其回忆录《聚焦帕瓦罗蒂》中首次披露,出于健康原因,该次演唱实为提前录制,可以说是“假唱”。

(参见人民网的报道:http://opinion.people.com.cn/GB/7099842.html

加拿大东部城市蒙特利尔爆发大规模群体冲突,警方予以镇压。

8月11日星期一,加拿大东部城市发生大规模群众示威游行,抗议警方于周六枪杀一名18岁的少年。由于警方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群众的怒火愈演愈烈,最后导致暴力事件。加拿大政府出动多达500警力予以镇压,目前未知有多少人在警方的镇压行动中伤亡。

最近一年来,蒙特利尔市已经发生多次群体事件,主要由于对政府或者球队的不满所导致。另外,魁北克独立运动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虽然加拿大总理已经于2006年做出魁北克是一个于加拿大联邦内的NATION的声明。但是,魁北克仍然是加拿大联邦下的一个省,该声明这没有给魁北克在实质上带来任何变化。

魁北克原属为法国在北美的殖民地,于1763年英法战争后被英国占领。英国占领后,不断的向魁北克大规模移民,新来的英裔基督徒移民不断的冲击了魁北克原有的法语天主教文化。魁北克在二战后不断的努力争斗以获取民族独立,期间在1980年和1995年两次进行全民公决。在95年的全民公决中,获得了49.4%的人的赞成。有异议人士认为应该仅以当地法裔居民的投票计算,英裔居民的投票导致了不公正的投票结果。

请参考西方媒体的报道风格对本文加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