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次民主实践

家处多伦多一条繁华的大街上,楼下就是连接地铁线与公交车的一个大公交总站,甚为方便。没想到,这两天却为公交车的一则小改动闹了起来。

多伦多的公交公司叫TTC,Toronto Transit Commission,意为多伦多交通委员会,也算是花纳税人钱的一家为市民提供福利的机构。巴士跟北京差不多,地铁站比北京干净不到哪里去,服务还算凑合。好在多市比北京人口少很多,自然没有北京那么拥挤。最糟糕的是TTC 工会十分凶狠,每隔两年就闹着加工资,否则以罢工相胁,导致2年内公交票价涨了近50%,人人均骂他们贪得无厌。

楼下公交总站的公共汽车中有一路是出站后左拐上干道,因为该街道交通繁忙,又离另一条主干道路口只有百米,因此每次出站都甚为艰难。虽然交规规定其他车辆应该让出路口,以防阻碍交通。但事实上,没有警察,大家也就懒得理公交车的死活了。公交公司研究之后,决定从巴士总站另一头出站,右拐、右拐再于一处红绿灯左拐上干道。这样改动之后,实际上等于绕着我所在的小区绕了一圈。

就是这样,本选区的议员David Shiner向本小区所有的住户发出紧急通知,并附抗议信一封,号称该改动将会给本小区带来噪音、污染、交通堵塞、甚至危及行人安全。我不禁莞尔一笑,这一路公共汽车的能耐还真不小,都能威胁生命安全了,这洋人实在是无聊的紧。话是这么说,考虑到我周末偶尔也会开车从这条路上过,偶尔碰到一路公交车也很影响心情,便胡乱签了个字,第二天一早交到了传达室。

一天过去,收到了新通知,大年初二晚七点半集体去附近某小学的教室开会,TTC派人前来讲解,并解答大家问题。带着好奇心,我和YK一起赶到会议地点。果然不出我所料,真正关心这事的人并不多,若大的小区也就来了一百人上下,刚好坐满一教室。台上一个TTC的人正拿着幻灯(真是古董啊,我从中学毕业后就愣没见过这东西了)一页一页的跟大家讲解这次线路改动的背景,原有问题,具体改动计划,好处若干,节省时间若干,还生动的将现有的汽车堵塞情况拍了照片给大家看。一付振振有词的样子,我讲完了,你们提问吧!

群众们开始一一发难:目前出站方式需要等待多少时间啊?绕道后车走的更远了,连拐三次,且有一处停牌,能快多少啊?恐怕是你们司机想省事吧。您这公交车一来,我们的老人孩子过马路多危险啊。您这趟车每小时40辆,相当于一分半钟一辆,得多大噪音啊?车经过的路上有一处小公园,我们的老人孩子天天要去那里玩,多危险啊!还有人号称其天天早上都搭那趟车,没觉得有多堵。还有诚心的,在家掐着秒表计算10分钟有20多人过马路,还是大雪天。一位老头出来说,小伙子,我都在这里住了二十年了……越说越激动,大伙开始不举手地就嚷嚷起来,还有人冲到台上指着地图又比又画地,场面几近失控。

这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David Shiner站出来请大家不要激动,一个一个举手发言。坐在旁边的另一TTC 工作人员(看上去官大一级)也站出来解释,我们开会的目的是收集大家的意见,你们所说的所有问题都被记录下来了。在David Shiner得指挥下,群众们渐渐平息下来,但仍然很愤怒的指责TTC不与小区群众商量,私自定方案。还有人指责TTC浪费纳税人的钱。还有人指责TTC只顾自己节省开支,不顾线路改动会导致房价下跌,显然房价下跌损失更大。

也有出主意的,靠谱不靠谱的都有:在公交站出口安装一个信号灯;把汽车总站搬走;甚至在地下挖条地道。David Shiner又出来跟大家解释我们必须得在有限的资金内寻找可行的解决方案。九点,会议结束。看来这线路暂时是不用改了,这TTC又得回去折腾上几个月重新研究,测量目前改动计划带来得影响,如噪音又多大,行人有多少,并寻找多个解决方案。在未来的几个月,乘坐该公车的人还得继续跟着延误,但是我所在的小区起码不用遭受公交车所带来的的各种污染。

出来时,YK不屑道:“这帮洋人,见过什么呀,该让到咱北京四惠桥住一个月,就都没脾气了。”
“可不是,估计多数是这议员新官上任三把火,没事找事的来讨好选民,拿此等小事出来抗议,还一付为民请愿的样子。”
“不过,要不是他们这一闹,你还真看不出这一趟公交车能带来这么多问题,且不说改动线路根本节省不了多少时间。”
“还真是!那就给David Shiner记一功吧。”
“呦!都九点多了,没时间做饭了,吃速冻饺子吧。”

加入对话

7条评论

  1. 查理,昨天我的电脑又被毒死了,我一键还原后,出现另一毛病,用IE或遨游登陆gmail.com的网页,打开即死。但可以重开一个浏览页面到别地闲逛。但gmail.com的网面只能通过关机来关闭(缩小)。请支招,谢谢

  2. 建议改用Firefox:http://www.mozilla.org.cn/
    如果有任何网站不支持Firefox,就别去那家网站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