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佬 – 电影问题

鱼跟我推荐伊朗电影,说是近年颇有几部好电影,其中最有名的应该是《天国的孩子》。于是我在MSN Messenger上问伊朗佬是否听说过该电影,得到的回答却有点出乎意料:

“我讨厌大多数的伊朗电影,一点也不想看。所以,别跟我提这个!顺便说一句,我知道这个导演很有名,他在一些穷国及 Political Countries(政治敏感的国家?)得过奖。”

我有点惊讶,不过也能很快理解,毕竟他是一个逃离伊朗,也是一个被国家所抛弃的人。但我不明白他所指的Political Countries是指哪些国家,于是继续问。

“穷国及Political Countries是指哪些国家呢?”

“穷国是指像伊朗古巴北朝鲜叙利亚非洲国家。Political Countries是指法国加拿大西班牙。”

我似懂非懂,正在犹豫间,MSN Messenger上又蹦一行字:“抱歉,说到Political Countries,还得加上中国俄国 。”

显然,Political Countries并不是一句恭维的话,但能跟加拿大、法国为伍好象也不是太糟糕。我平静了一下心情,继续追问“Political Countries”的含义。伊朗佬按奈不住,兴奋的跑过来跟我指手画脚的解释他的观点。

问了半天,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他认为《天国的孩子》在这些国家得奖,并不是因为电影本身好,而是因为电影涉及贫穷的普通人的所谓真实生活,而这刚好对了这些国家的人的胃口。他又举例子,前几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希林·伊巴迪(????? ?????)也正是对了那帮人的胃口:一位在伊斯兰国家的妇女,本来就没啥社会地位,却为民主、人权及妇女和儿童的利益做斗争。他认为,事实上,要不是她的后台硬,早就死拉死拉地,她获奖只是一个伊朗政府跟大家开的玩笑。

这让我想起了张艺谋的早期电影,全部讲述中国农民的故事,反应中国人最贫穷、最落后的那一面,却屡屡在国际上获奖。虽然我觉得张艺谋的那几部电影挺好的,但也同时觉得这些电影节的评委们绝对是按他们的欧洲胃口评奖的。说到诺贝尔奖,又让我想到达赖获诺贝尔和平奖,高行健获文学奖。虽然我对这俩人在和平与文学领域的成就能够举世无双并不认同,但同时我也尊重诺贝尔奖评委会的标准。问题是,我们何必对这些个在欧美的奖项那么在意?他们连为什么中文字中间不需要空格都不明白,如何能评判中文文学的艺术性呢?一帮老美连日本在偷袭珍珠港之前已经侵略中国N年都不知道,更不用提我们的千年历史及最近百年来的苦难,如何评判一个讲述中国人自己的故事的中国电影?纯属扯蛋。

说白了,中国的百姓还是相信奥斯卡,所以也就别怪中国的导演跟着老百姓的胃口走了。如果有一天美国人搞出个世界美食节,大概中国厨子都得失业了。可不是吗?现下的酒厂都开始改酿红酒了。

加入对话

6条评论

  1. 我就不爱听有些孙子说:让你拍黄金甲,奥斯卡碰壁了吧?——你骂就骂吧,拿奥斯卡说什么事儿!评上奥斯卡的就是好片子啦?

  2. 看电影的感受其实是件特个人的事儿,管他得不得什么奖,看着舒服,就叫声好,多看两遍;看得不爽,就骂两声,骂完了该干嘛干嘛。张艺谋也曾经拍过好电影的。不过,这个伊朗佬怎么这么不喜欢法国加拿大西班牙,不应该吧。

  3. 我也搞不清楚他,好象只有米国没被他批评过。但为什么当初他没移民美国呢?搞不懂。

  4. 拿奥斯卡说事儿,是因为张导这些年搞的几部狂红暴绿的视觉淫乱之作(借一下才子陶杰的话),多多少少都是憋着劲儿往奥斯卡那套近乎——当然人家自己没这么说,但明眼人旁边瞅着呢。投机不成,落下一身讪笑也活该。

  5. 谁也没有怀疑过张陈冯等众导跟奥斯卡套近乎,张导最近也发话说谁也别在奥斯卡面前装清高。

    我的问题是,要不是中国观众愿意为奥斯卡买单,他们用的着那么讨好奥斯卡吗?症结还在中国观众,中国人太愿意为美国佬的一切买单,相信只要是美国佬的就一定是好的。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