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佬

伊朗佬,是我的同事。管他叫伊朗佬,没有任何种族、国家上的歧视,只是为了称呼方便,一个在这里用的外号而已。

开始一直以为伊朗佬是穆斯林,考虑到目前阿拉伯的局势,心中不免有几分同情。一个阿拉伯人,不远万里的来到了自由的美利坚,哦,不对,是加拿大 ,却因为部分伊斯兰极端主义者遭受众人怀疑的眼光。尤其是加拿大抓住17人恐怖嫌疑份子的时候,我生怕伊朗佬某天身遭不测。直到某天我和伊朗佬俩人加班,听伊朗佬破口大骂穆斯林,我在张大了嘴之余了解到原来他并不是穆斯林,而是信奉琐罗亚斯德教 (也就是倚天屠龙记里提到的拜火教)的正宗波斯人。准确的说,他们才是当年波斯帝国的原住民,只可惜,早在公元650年就被阿拉伯人灭了国,以致今天信奉琐罗亚斯德教的人在伊朗反而成了少数民族,加上印度的一支,全世界人口不到10万(待考,反正不多,具体是多少不记得了)。听伊朗佬讲,自从1979年伊朗革命,在霍梅尼领导下,伊朗成为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后,像他这些非伊斯兰教徒则处于弱势群体,处处备受欺凌,再加上8年的两伊战争,生活更是雪上加爽。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花了整整15年时间才终于携儿带女的来到了加拿大,已经快50岁了。知道这些后,让我对他又多了几分同情与理解。

伊朗佬热衷政治,并且是个是个坚定的反伊斯兰派,深信伊斯兰教是个邪恶的宗教,穆斯林统统都该死。他支持美国针对阿拉伯世界的任何打压性的政策,反对或憎恨任何支持伊朗伊斯兰政权的国家。他关心国际政治,然而,就像我们并不了解伊朗一样,他也同样的不了解中国,他对中国所知道的一切皆来自于阅读BBC波斯语网站。也正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关于中国的发言让我无语。

一、外汇券

中午吃饭,同时聊到朝核问题。伊朗佬一听到朝鲜俩字,立马挺身而出:“朝鲜和中国这些国家坏地很,他们有两种货币,一种贵,一种便宜,贵的专门让外国人兑换,让外国人花,这样好赚外汇。此时,我就冷静的坐在他对面…”

二、中国是坏国家

伊朗佬愤怒的跟我讲伊朗的伊斯兰政府有多坏多坏多坏,骂到兴起:
“那些支持伊朗政府的国家也都坏地很~~~”
“谁都支持伊朗啊?”
“比如,俄罗斯,中国…”

三、字母表

公司在准备发布东亚几国语言的网站,作为唯一一个熟悉东亚文字的人,我多次跟他讲中文字多达九万个,常用也有几千。每次伊朗佬都瞪大眼睛,张大嘴说:“那么多啊!”
就在前天,他发了封Email给我:“你能不能把中文的字母表(Alphabetic List)发给我?”

四、中国难民

某华裔同事刚去东京香港旅游回来,在茶水间碰到,伊朗佬亲切的问:
“坐飞机去东京和香港要多少小时?”
“恩…X个小时到芝加哥 ,13个小时到东京,然后5个小时到香港。”
我插嘴:“没想到东京要那么长时间,从温哥华到北京只要9个小时,而北京到东京是两个半小时。”
伊朗佬:“恩,是的,有很多中国来的非法移民到加拿大来,他们是坐船来的。”

待续…

伊朗佬》上有19条评论

  1. 他们有几位不错的导演,一直拍低成本的片子,但跟波涛汹涌、金光灿烂的中国电影比起来,让人顺眼多了,即使对伊朗没了解,也觉得有共鸣。有一部叫《天国的孩子》的,毫不做作,情节超简单但扣人心弦,很有味道,我每次看都想起家乡童年什么的。有时候CCTV6——我是看不到HBO之类的——居然也有这类片子。这几年的所谓大片,人们还进影院,我略带阴暗心理地猜想,是不是大家就想看看他们究竟还能恶心到什么程度,嘿嘿。你问问身边的伊朗佬,他看不看伊朗电影。

  2. 查理夫妇双双去了加国了呀,替我问候大过兄。唉,北京又少俩朋友,wikipidia还是上不去,这日子过的……

  3. 伊朗片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每个国家和民族里也有好人坏人,不过是因为我们所处的角度不同,看到不同面而已。
    我个人就很喜欢伊朗片,诸如上面所提的《天国里的孩子》,还有《何处是我朋友家》、《水缸》等等,真的很不错,建议查理自己找来看看,自己看了就明白了,毕竟我们已经过了为别人看东西的年纪。
    我喜欢,这就足够了。

  4. 楼上的:请在做出评论前仔细阅读。

    另外,讲伊朗电影的是另一篇,不是这一篇,留错地方了。最TMD烦那自以为是的。

  5. Pingback引用通告: YK的大字报 » 奥运之一:酸溜溜

  6. Pingback引用通告: YK的大字报 » 天上人间

  7. 哈哈,在下在伊朗待了4年,有很多事情可以聊聊。
    伊朗人是很有意思的,当然,基本上他们很憋。各方面都很憋。

  8. 话说伊朗其实不只有穆斯林,人种和宗教多着呢。比如:
    大多数伊朗人,不分民族,都是什叶派穆斯林;
    少部分伊朗人,是阿拉伯裔,那就是逊尼派穆斯林;
    还有一些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人是信奉基督教的。
    古时候的伊朗人源自雅利安人,和德国的人种有点渊源。

    伊朗政府也有难得的开明一面,比如容忍基督教教堂的存在、在圣诞节前还会在报纸上给国内的基督徒发祝贺。甚至在德黑兰还有给人做变性手术的医生。

    2007年全伊朗大热的一部电影是讲婚外恋的伦理片。伊朗人看了争议可大了,简直就是当年我们争议红高粱的劲头。看来尺度还是不够我们开放啊。一个伊朗大叔曾经和我说过,当年李小龙走红的时候德黑兰有电影院连续半年都在放同一部李小龙的电影,而且场场爆满。该大叔现在还能绘声绘色的描述精武门里陈真在公园门口踢飞木牌那场戏,比我们很多中国人还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